-武松醉打蒋门神主要人物「武松醉打蒋门神燕青智扑擎天柱都是相扑高手四人如何排名」

0

武松醉打蒋门神主要人物「武松醉打蒋门神燕青智扑擎天柱都是相扑高手四人如何排名」

在《水浒传》中,有不少相扑高手,有主仆之名的卢俊义与燕青,有泰岳争交的三连冠蒋门神蒋忠,有泰安州东岳庙的摆擂王擎天柱任原,还有出身相扑世家的焦挺,以及在官府混得风生水起的高俅,另外还要把武松也算在其内。

对于这些相扑高手,作者在小说中也进行了不少场面描写,比较有代表性的场面分别有两场,一场是打虎英雄武松与蒋门神蒋忠的较量,另一场是燕青与擎天柱任原的较量。

在这两场较量中,武松和燕青都有不俗的表现,并且都赢得了比赛,特别是武松,赢得相对更轻松些。不过虽然赢了,他们二人还是在这两场较量中分别使出了自己的绝学,武松拿出了“玉环步、鸳鸯脚”,燕青也使出了他的“鹁鸽旋”。这说明作为对手的蒋门神和任原,也确实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。

他们四人同是相扑高手,如果给他们排个名,应该谁前谁后呢?说到要排名,首先要从了解相扑这项运动开始。

宋朝的相扑运动

当今的相扑在日本被誉为其国粹,但要追溯起源,还是得从我们中国文化中寻找。

相扑在其不断演变的过程中,有着不同的叫法,比如“角力”、“角抵”、“手搏”、“摔跤”、“争交”等,简言之,它的本质就是一项比力气的运动。

在原始社会时期的“角力”,是指人与禽兽之间的搏斗。随着人类的进化,这项运动从单纯的力气争斗又增加了技巧性的搏杀,发展为既要比力气,又要斗智斗勇的运动。

这项运动虽然也具备一定的实用性,但是由于一般都是徒手开展,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,其实用价值比较有限,所以随着时代的发展,它更大的价值在于观赏性。

宋朝的经济发达,也推动了娱乐业的发展。比如在宋朝的一些大城市里,勾栏瓦舍就是非常流行的娱乐场所,民间艺人在此混口饭吃,同时也推动了民间艺术的发展。

在《水浒传》中,作者也不只一次地写到了勾栏瓦舍,比如白秀英就是在勾栏里唱小曲儿的女艺人,还有东京城内的桑家瓦子等,相扑也是勾栏里的一个比较受欢迎的表演项目。

相扑表演在民间很受欢迎,除了有男相扑手,有一段时间还有女相扑表演,甚至有小儿相扑,但这股风说到底还是从宫廷吹出来的。据《宋史》载,但凡册立皇后、皇子、太子妃的仪式上,都有相扑的表演,而且还是压轴出演。特别是当女相扑手表演的时候,尤其受欢迎,就连宋仁宗和后妃们都曾围观过。

从上述可见,相扑在宋朝的流行程度。在小说中,不论在宫廷里的高俅,还是行走江湖的燕青,都十分热衷于相扑这项运动,这也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真实反应。

武松、蒋门神、燕青、擎天柱,谁才是真正的相扑高手?

武松醉打蒋门神,燕青智扑擎天柱,在这两场较量中,都没有发生要人性命的一幕,蒋门神最后是在鸳鸯楼被杀的,任原是被李逵砸死的。也就是说,胜者武松、燕青在较量中,至少都遵守了相扑的基本法则,即争交的目的在于使对方倒地。

在小说中,作者对于蒋门神、燕青和擎天柱,都有明确说明他们是相扑高手。但是对于武松并没有这样的介绍。

不过我们也不要忘了,相扑的原始较量就是比力气。武松的力气有多大,这在小说中是有明确介绍的。比如在二十八回,武松为了在施恩面前显示自己的大力气,单手能掷四五百斤的青石墩。再说他在二十三回时已经徒手打死过一只老虎,这些情节都足以说明,作为一名相扑选手,他的力气是不在话下的。

但相扑发展到宋朝,早已不是单纯的比力气了。在第七十三回时,燕青这样说:

“不怕他长大身材,只恐他不着圈套。常言道:相扑的有力使力,无力斗智。

一语道破天机,武松和燕青的胜利正是赢在了“斗智”上。在武松醉打蒋门神时,武松照例像打虎一样喝了不少酒。武松喝酒在小说中有着一定的喻意,他自己是这样解释的,他说:

我却是没酒没本事。带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,五分酒五分本事,我若吃了十分酒,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。若不是酒醉后了胆大,景阳冈上如何打得这只大虫!那时节,我须烂醉了好下手。又有力,又有势!”

从他的这段话中,可以得出武松战前喝酒的一些特点:其一,对手必定是一个强大的对手;其二,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战胜对手;其三,酒后确实壮胆,至少胜在气势上。

由此可以判断,蒋门神这个泰岳争交的三连冠冠军,还是有点料的。武松虽然在战略上藐视他,但在战术上还是相当重视他的。

所以,他与蒋门神这场相扑比赛,从规则上讲,蒋门神是吃了亏的。武松是有备而来,而蒋门神则对赛事一无所知,更何况他沉迷酒色,淘虚了身子,纵然身高九尺,在力气上已完全不能与武松相比。

再说“斗智”,蒋门神见了武松,看他是个醉鬼,在心理上已有轻敌之心,根本也没想着要耍诈。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,武松这厮喝了酒才能把全身力气使出来。武松卯足了劲要一招制敌,一上来就使出了毕生绝学“玉环步、鸳鸯脚”,一招就打的蒋门神在地下叫饶了。

由此可见,在武松与蒋门神的较量中,武松得到了全面发挥,而蒋门神则没发挥出一个相扑高手的真实水平。如果让两人在平等的基础上再战一回,结局固然不可改变,但至少蒋门神不会输得那么惨!

再看燕青智扑擎天柱,燕青主动请缨去泰州打擂台,依他的说法,有两重原因:其一,学得这身相扑,江湖上不曾逢着对手,所以有意要去盘那擎天柱;其二,一心要为梁山出头,为宋江争些光彩,以显示梁山人才济济,在江湖上很有地位的样子。但实质上主要是为卢俊义争脸,因为他这一身本事,全是拜卢俊义所赐。

擎天柱任原在泰安州庙上摆擂,一连两年不曾有对手,白白地拿了若干利物。可见,任原是一个职业相扑手,具有丰富的擂台经验,而且对于燕青的挑战,也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的,至少在他看到燕青一身花绣急健身材之后,心里已有五分怯意。

所以,在他们二人较量时,在时间上还是费了一番功夫的。两人都有耍诈,只不过任原最终还是没有斗得过燕青。一来在“斗智”上失败,二来在技艺上也的确不是燕青的对手。

燕青在这次擂台上也使用了一个绝招,就是“鹁鸽旋”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操作呢,且看下面描述:

燕青却抢将入去,用右手扭住任原,探左手插入任原交裆,用肩胛顶住他胸脯,把任原直托将起来,头重脚轻,借力便旋,五旋旋到献台边,叫一声:“下去!”把任原头在下,脚在上,直撺下献台来

由此可见,燕青与任原的较量,这是一场公平公正的比赛,而且燕青在相扑上的技艺的确名不虚传。

那么作为赢家的武松、燕青,如果将对手互换一下,是否也一样能赢呢?武松自然是没有悬念的,关键在于燕青是否能赢下蒋门神。

如果蒋门神没有将精力耗费在酒色上,身体健康,且有充分的准备,在这种情况下,燕青恐怕赢不下蒋门神,顶多打个平手,毕竟蒋门神是泰岳争交的三连冠得主。

这样一来,武松、燕青、蒋门神和任原,这四位相扑高手的排名也就出来了,即:武松排首,燕青与蒋门神并列第二,任原排末。

描写一个人在拔河比赛时的样子?

今天,我们在操场上举行一次激烈的拔河比赛。
  操场上,同学们的欢呼声,跺脚声融成一片。
  在同学们的急切盼望下,比赛即将开始了。各班的运动员精神抖擞地上了阵,他们摆好架势,两眼注视着队方,双手像铁钳一样紧紧地抓住大麻绳,只等 裁判员的号令。哨声一响,同学们就使出吃奶的劲,想一头头斗牛似地死命地往后拉。有的同学肌肉紧绷,筋脉突出,一会儿工夫脸上就渗出了汗珠。好多同学的手都被绳子勒得发红,他们还是咬紧牙关,忍着疼痛,一个劲儿地拉着。由于大家齐心协力,绳子中间的红带子慢慢向我们这边移动了。我班的拉拉队员见到这一情况,高兴地大声喊到:“加油!加油!我们快要胜利了!”对方见情况不妙也不甘示弱,在他们啦啦队员的助威下,他们的队员也一个个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有的鼓着腮帮,有的一边使劲拉一边吼着。绳子上的红带子又移向了他们那边。眼看到手的胜利又离我们远去,拉拉队员急了:“不好啦!加油!身子往后倾!使劲—”嘿!这一喊还真管用,绳子又渐渐移项了我们这边。“一、二、三,加油!一、二、三,加油!”啦啦队有节奏地为我们喊着,我们队员的劲儿也好像越来越大,红带子一点一点地向我们这边移来,任凭对方怎么使劲都无济于事了。谁知我们用力过猛,绳子一下子被拉了过来,同学们都摔倒在地,最倒霉的就是我了,因为我是在最后一个,同学们都压在我身上,差点儿把我吃的午饭都压出来了。
  第一局我们赢了,同学们不顾手上的疼痛,互相击起了掌。
  拿知对方不服,还要我们和他们加赛一局,我们 爽快地答应了。我想:我们这次一下子就把你们拉过来,看你们还服不服,哎!谁知对方耍了赖皮手段——全班一起上,所以,我们输了一局。不过,他们赢的这一局不光彩。
  我想:比赛并不一定要赢,而要比出友谊,比出精神,比出风格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拔河比赛如何描写一个人的动作?

拔河比赛开始了,同学们立即进入场地,双手像一把把铁钳子似的,紧紧地握住麻绳,迈开弓箭步,作好了准备。体育老师哨子一吹,绳子绷得像一根铁棒,第一个贾博,好似一只小老虎,脸涨的通红,身体与地面的夹角越来越小。

拔河为双方各执绳一端进行角力的体育活动,属于中国的传统运动项目。拔河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就有拔河这项活动,不过在那时不叫拔河,而称为“钩强”或“牵钩”,后演变为荆楚一带民间流行的“施钩之戏”。

拔河是中国古代的一项体育活动。《墨子·鲁问》中记载,相传春秋时期,楚、越两国水军交战时,鲁国的工匠公输子(鲁班)设计了一种称之为“钩强”的兵器,用于阻挡和钩住敌船。而在阻和钩时,需要战士具有强大的力量。因此,当时把钩强对拉作为军事训练的重要内容。

之后又影响到民间,南朝梁宗懔所撰《荆楚岁时记》称,立春之日,“为施钩之戏,以绠作篾缆,相霄(系)绵亘数里,鸣鼓牵之”。施钩即牵钩。特别是临水地区的各水乡渔村,渔民们仿效“钩强”制作成类似近代带有“挽子”的篙,作为使船的工具。与此同时,有的地区还把这项军体运动变成一项民间的体育娱乐活动,形成为一种习俗,每逢佳节就用“牵钩”之戏来进行庆贺。该戏一般是由人数相等的两队,对拉一根蔑缆曾以比试力量。

“牵钩之戏”是以缏作蔑缆,坚硬粗糙,两队较量时,手掌极易损伤,不利于选手力量和技术的发挥。到了唐代,更名为拔河,其使用的器材也得到了改变,用较柔软的麻绳替代了蔑缆,也有用“巨竹”的,大大减小了手掌的磨伤。

其次,在麻绳的两端,又联结出一根小绳索,供选手套在胸腋间,更有助子力量和技术的发挥。与此同时,进一步完善了拔河游戏的规则,明确了决胜线标志,即河界,制定了裁判法和裁判人员的职责。

除唐代封演的《封氏闻见记》卷六中,载有拔河是荆楚地区正月望日的活动外,在《张说元文集》卷二唐玄宗观拔河诗序中有“俗传,此戏,必致年丰,敌命北军,以求岁稔。”的记述;在薛胜《拔河赋》中详尽地描绘了拔河比赛的壮观场面。另外,据文献记载,唐中宗李显还组织过女子拔河比赛,这也充分说明了唐代社会的开放和妇女的地位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© All Right Reserved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Theme: Shree Clean by Canyon Themes.